单单体育资讯网-为您提供全国体育资讯信息,是一家最新体育资讯,足球新闻,体育彩票,体育新闻等体育资讯发布平台单单资讯网

单单体育资讯网
www.sqlservertool.net

Humphries-我想以篮球员的身分被记住

Humphries:我想以篮球员的身分被记住

当我在成为普罗大众认为的「那个人」之前,我真的曾经可以在游泳比赛轻鬆地辗压Michael Phelps。而且在我是一个NBA篮球员前,我是全美国的第一名青少年的游泳冠军(而且我认为可以说我曾经是世界第一。)

在那时候,我经常能够击败Phelps和Lochte,即便是一个其他奥运的游泳健将也一样,十岁的我依然能击败他们,这就是我当时的游泳实力,我在水里强到觉得没有对手,常常觉得游泳这运动很无聊。

我那时就是一个自傲的混蛋。

Embed from Getty Images

很多人可能都认为我是在洛杉矶长大,但其实我是在一个明尼苏达的湖边长大,大概离Paisley Park约10分钟远,所以我们经常看到有位音乐界的传奇(Prince)在这附近晃来晃去。我和我爸爸常常到附近的杂货店,而他会在这附近伸展,买买零食,但是民众们并不会去打扰他,这就是明尼苏达。

总之,我们就住在这个湖边附近,在这边游泳是很稀鬆平常的事,我唯一不擅长的游泳项目是200公尺的自由式。当我12岁的时候,有一个办在Rochester的200公尺自由式竞赛,我心里想:我肯定要在这200公尺夺冠。

Boom! 哨声响起,我跳入水中,像是在飞一样的水中冲刺,我触墙,迴转,我再次触墙,迴转,我感觉我就像是进入的我的绝对领域,对吧? 终于我触墙完毕,离开水面,我他XX的成为了冠军,夺下200公尺的奖牌,没问题! 然后我听到我在观众席里的父母... ,而他们说着...,好像在吼着什幺。

「快回去啊!」

这听起来好像是电影情节对吧,感觉超怪异的。

而我说:「什幺?」

她们尖叫着说:「Kris,快回到水里面,我的天,快回去游泳池内!」

我回头,发现每个人都还在游泳。

我没有完成200公尺,我只完成了150公尺。

我居然漏算了圈数,我完全的搞砸了,兄弟!我只在泳池中做了六次来回,而不是八次,所以我还站在这里,全身滴水,一个傻笑在我的脸庞,而我的父母的脸僵在那裏。

我丢脸到我当下想要立刻死去,感觉糟透了,感觉我的世界在崩塌,自从那天起,我被别人取名叫「150」,我的爸爸以前在家里总是会叫我:「欸,那个150的。」

大概20年左右,我还是尝试想要把这段回忆给抹去,但是后来另一个事情发生了,在我离婚后,我当时第一次在麦迪逊花园广场上场时,我被嘘的很大声,像是快要被嘘到疯了一样,我感觉我被嘘到骨子里了。

我好像不再是Kris Humphries了,我不是一个真正的人,不是Kris Humphries。我是「那个人」,而我站在罚球线,等待裁判给我球时,整个麦迪逊就像在摇一样,然后我所想到的声音的就是:「哇,那个该死的150欸。」

我多不希望这些发生在我身上,我的人生我只想被以一个伟大运动员的身分给记住,我多不希望这些事情发生在我身上啊。

当我在中学的这起游泳事件后,我将所有的精力转向篮球,我以前和我爸会有一段早上的例行公事,我们会一起看WGN(芝加哥电视台),所以我们会一起看公牛队的比赛,而我则会在MJ比赛的时候,我在客厅同时做500个伏地挺身和1000个仰卧起坐,我想我会这样做是因为我小时候读了一个关于Herschel Walker的报导,他说他小时候会这样做。

Embed from Getty Images

很有趣的事情是,当我到NBA时,我记得Carlos Boozer常常会说:「作掩护,Bowflex。」我说:「Bowflex?」「对阿,你看起来就像那些细细的,Bowflex 的商业广告里的那些人。」(*Bowflex 为一有氧运动器材品牌。)